李迟当官记0:前言

李迟按:这是关于我做了一小段时间领导的系列文章,在这个系列文章中,我想写一段岁月、一些事情。在写的时候,我是站在回忆者的角度的。这些文字,本来想写得好一些的,但随意而至,不想再过多修改,因此作罢了。 我从小就怕在众人前讲话,学生年代上讲台——无论是背课本还是讲故事,都是硬头皮上的。这也注定我不会成为风流人物,而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阅读全文>>

南宁校友小聚:记2014年9月20日三院校友聚餐

[本报讯] 金秋九月,秋风飒爽,南宁喜迎两会一节。值此佳时,在邕工作的桂电三院一专业几位校友在韦主任、黄行长建议和带领下,携同夫人,来到了青秀区某火锅城聚会。到场的校友有102班的韦主任及女友,黄行长及女友,党经理及夫人小孩,李工。此外,还有101班的黄经理及女友。唐行长因故未能出席,而张部长则在聚餐后到达。

阅读全文>>

周五记:又见检讨

上周五,下午正在搞一个自己也不熟悉的东西,有同事发消息来问一个串口功能上的接口函数,问我出错是什么原因,只给我看代码实现,其它什么也没说。我直接回他叫他测试一下看看有什么错误信息。后来一查,发现这个接口函数没有调试通过,我另外实现了同样功能的函数。但他没去调试,然后质问我为什么把没调试通过的函数也写在那里,还修改bug列表说因为底层函数没调试通过造成的,我当然不服,于是就在吵起来了(在企业QQ上),他还把聊天截图发到了项目讨论组里。

阅读全文>>

又是一年中秋时——记我的2014年中秋

今年中秋节,恰是周一,不知假日办的官员们是如何想的,直接和周末2天一起放。八月十六又要上班。所以不打算回家了。 其实回家也没什么感觉,长大后,再也没有像小时候那种逢年过节的喜庆感和欢乐感了,只觉得哪一天都一样——只要自己过得好,就是好日子。

阅读全文>>

淘表记:下

那天正在调试一个bug,写着测试代码,前台MM拿了张邮局的通知单给我说有我包裹,要去邮局拿。中午等不及吃粉,就去了那家邮局(其实我纳闷,公司旁边就有一个邮局,为什么要发到另外一家远一点的邮局),大约半小时路程,到了,由于是中午,邮局很冷清,只有一位女同志在忙活着收拾东西。在通知单写身份证、身份证机关,签名,交给工作人员手上,过一会,就拿到箱子了。在期间无聊就四顾了一下,这里已经开始推销月饼邮寄服务了。由于不放心,当场借了把剪刀拆箱,有几个充满空气的袋子,手表盒子外包了几层纸,拆来看,东西是对的,也没坏。箱子外没多余的个人信息,就扔了。

阅读全文>>

淘表记:上

自从去年买了个表,深深地被表吸引了。今年4月份去日本,一来预算不多,二来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当时没出手,后面经常去海淘网站和手表网站上解解毒。 网上有人说,一个男人一生中要2块表,也有人说是要3块表,理由我也不太懂。其实我想买表的原因比较简单,原来的那个手表看起来不太正式,有些时候撑不起场面,另外一个原因,也算是送给自己的礼物。因为今年刚刚过完最后一个青年(公司的福利,青年可以在青年节放半天假),明年就不再属于青年了。

阅读全文>>

换公交卡记

南宁市7月底就不给公交卡充值了,年底就不给用了。去年开始推行市民卡,看来全面替换是势在必行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不是南宁的市民,但怎么说我一周有五天时间是给公共交通部门做贡献的。所以,办卡也是必然的。

阅读全文>>

又又办了张信用卡

前言: 我在又办了一张信用卡这篇文章最后提到,希望自己的手机不会丢,但可惜,使用了半年时间,还是丢了。

最近我又办了张信用卡,主要是去信用卡论坛上中毒了,被论坛上那帮卡神深深地传染了。

其实我手头上已经有2张信用卡了,双币卡主要是为了海淘或境外消费。而最近又看上了白金卡,对我来说,白金卡的那些权益,我其实也用不上多少,像机场VIP,一年也坐不了多少次飞机,而且也不会没事飞来飞去,根本用不着。而像golf,肯定不是我们这类人的生活圈子。而高昂的年费,对于高品质生活的人来说,肯定不是问题,但我要考虑。经过思想斗争,还是决定搞张来充充门面,于是做调研,发现有几款白金卡是可以免年费的。一款是中信的i白金,另一款是建行的全球支付。本来想申请建行的,但网上填写资料太多太细,像住宅固定电话和父母的单位信息,都要填写,我想过作假,但又担心打电话征信。于是试试中信的网上申请。

7月30号晚上,在中信官网上填写资料(填写的项较少,也简单,连固话也可以不写),第二天就收到短信通知在审核中。8月1号审核通过,通知去柜台面签。本来想当天去的(公司附近正好有网点),但考虑自己的衣着,就不去了,估计穿双破烂的拖鞋不给进门。第二天正好周末,于是刮了胡子,穿双好鞋,背个包就去网点面签。过程也简单,进门说明事由,保安同志(同时也是大堂经理身份)拿了张表给我填写,抄了一段话,签名写日期,拿号排队。柜台MM问了简单问题:公司名称、地址、电话等。然后就说卡会快递到公司,大概需要多少天(没吃早餐,又隔着窗,听不太清楚)。

过了4天,8月6号早上,收到信用卡,而卡面上的“白金信用卡”几个字,的确能充充门面了。

至此,手上一共有3张卡了。对于如何合理使用这几张卡,还要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搬家记

从去年就开始唠叨要搬个新的地方,原因是上班中途遥远,坐车要1个小时。经过几个周末的找房子,终于找到一个地方,于是急忙搬了。 那天看了房子,决定要,就交订金,但身上带的钱不够多,房东说那点钱最多可以顶5~6天,因此就快点搬家。上家房东好说话,提前4~5天告知就搬走了。这次经历,见识了专门出租房的行业,要签合同,合同上还说要住满一年,按时交水电费,还有卫生费、公共电费、电车充电费,等等一大堆东西。总算下来,费用比上家大概少了100元左右。

阅读全文>>

遇偷记

自有记忆以来,被偷的东西不多。第一次比较严重的是高中时候周末去跑步,把钱包放到操场旁边的树上,当时四周也没人,以为没人看到很安全,结果被偷了。那次身份证也被偷了。

阅读全文>>

相约绿城,见证友谊

注:5月份,初中同学高手来南宁出差,与之吃晚餐。以新闻形式记录之。文形于5月份,初发表于校友群里。
相约绿城,见证友谊 [本报讯]

昨天,南宁市高新区软件开发管理处李主任和中铁三十六局柳州分局高局长在绿城中山路一家饭店见面。多年不见的同窗好友亲切地拉起了家常,大家共同回忆了当年在岑溪六中的美好岁月,特别是爬墙到大门旁边吃螺丝粉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双方对今年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展开讨论,就南宁、柳州房价、楼市拐点等问题交换意见。饭后两人争夺请客权,最终高局长抢到买单机会。为响应中央八项规定,带出好作风,做出清廉表率,两人共消费人民币126.85。随后,各自回家,共同走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光明大道上。 (编辑:徐木枫 校对:柳其鸣 实习记者:李迟)

2014年上半年工作随记

眨眼又过了半年。

去年当了一个小部门的副组长,连我,一共4个人,事情比以往多了,加班也多了。今年部门被合并了,事情更多了。从前又做管理,又做技术,很累,曾经一个时间,我心里一直在纠结离开或不离开——在付出和报酬不成比例情况下,一直在纠结,但却没有下定决心。于是,时间又过去半年了。

现在我做回小弟了,有些事不应该管了,就可以当不看见了。其实我还是挺热心的,为了帮同事编译一个库,可以拿电脑回家搞到半夜,也愿意将自己的心得分享出来。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能帮就帮。但渐渐地,我发现性质变了。主要是我的个人原因。

3月份,公司涨了一次工资,但自己认为不合适,于是提出了期望水平——这是我来公司差不多三年的时间里,第一次个人提出薪资期望,因为我一直以为只要好好干,领导就会看到,工资就会提升,但我错了。酒再香,也怕巷子深,也要打广告,你不说,别人是不知道的——不要指望别人主动看到你。后来发现有些应届的同志薪水都快赶上我了(这因为特殊的原因,我用了些技巧,套到了),我心里更不爽了。

另外一点不爽的是某些做法。去年领导一直强调要招精兵,基于这个指示,我所在部门一直招不进人(是的,因为人少事多,我降低了要求,但过不了领导那一关,所以是“招不进人”,而不是“招不来人”)。现在,大部分部门调整了,加上有些老员工渐渐离去,急需血液,于是招的精兵就不再精了。上半年后期,公司一直强调知识体系,说白了,就是教某些人不懂的东西,业务方面的不用说,但连基本的知识也不具备,还要培训。我来的时候没见人培训我,现在变成我去培训别人了。事情也太容易了,这样长久下去,新人会变得很依赖,不能独自干活。

部门领导安排我做嵌入式linux的培训,除了收集和讲解几年前已经很熟悉的东西外,高级的不能讲(新同志听不懂)。在此过程,除了花费时间完成任务,我也学不到新知识。

公司对项目管理加大了力度,不过,还是处于比较混乱状态。某些部门的人不懂技术,也不懂分解,就直接生成了时间表、计划书。为了跟上时代,我也偷偷地借了项目管理的书来学习一下,感觉还是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的。

部门依次来了几个新人,有一个新员工,因为不是我面试的,对于入职这一关不太清楚,反正他就入职了,部门领导安排我带新人,教新人。不过,我一开始问几个问题就知道水平了。结果证实我了我的判断,一个月后离开了。后面又来了一个要我带的新员工,我参与了面试,不过,有一个地方我不太满意的,我问他编译过什么开源项目,怎么编译(经典的“三步曲”),他直接回我“不是大问题”。我问这个简单的问题是因为公司现有的很多新员工是不懂的,我要了解这个同志的实际操作水平。但他的回答我不满意,如果实际做过,直接回答做过的东西就行了,不能说那些太虚的东西。正因为此(其实还有薪资水平有原因),后面安排任务时,除了和业务有关的以外,也不做太详细的讲解了,让他自己去做,反正“不是大问题”。

这半年大部分时间,我坚持“不主动,不拒绝,不承担,不负责,不加班”的原则。

“不主动”,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些事,不是我该干的,我不会去想,不能太热心肠。我不会主动去帮助一个薪资水平比我多三成的人解决属于他负责的问题的。以前我的态度是我干多少活,应该拿到多少工资。现在的态度是给多少工资,干多少活。

“不拒绝”,人在公司,身不由己,领导安排的事肯定要做,难一点的,就说明难处,延长期限。

“不承担”,有些事本身不是我搞出来,硬要我背,肯定不干,如果有些影响很大的事情推到我身上来,这显示得我太重要了,重要到可以影响到公司(某个事情的确有推到我头上的意思,但领导一开口,我就拒绝承认)。

“不负责”,有些任务按模块划分,是我负责的的模块,做好就行了,其它的不管,管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行了。

“不加班”,能不加班的坚持不加班,加班又没加班费。

坚持了这些原则后,感觉睡觉安稳了,也不用想太多的事了。

说实话,这半年来,感觉自己一直在忙,但好像没学到什么新知识,没什么进步。

2014-05-16 部门例会牢骚记

这次会议的时间比以前任何一次都长——实际上,自从部门合并以来,一共也就开了3次部门例会。 会议主要是回顾之前的工作,还有部门岗位划分以及流程整理。 3、4月的部门评分很低,可以认为是“差评”,对于公司部门之间评分以及高级领导对部门的评分的做法,不说也罢。其中有一点,是知识体系的评分,我觉得这个本身十分扯,更扯的是,公司领导竟然因为“看不到部门人员的知识体系”而将此项评为0分。我不觉得领导会听我讲ELF格式,讲PPS、SPS,我也不觉得领导会知道ELF这个东西在嵌入式的重要性而看到我对它有了解从而对我的知识体系加分。如果领导一定要看到知识体系的效果,我还是直接学习UI然后改善UI响应速度,改善UI的界面效果,这样效果更直观更容易看到。

阅读全文>>

入手个单反了

前段时间买了个佳能的入门级的单反600D。除去去年被偷的那个消费级的相机外,终于又再拥有一台相机,而且比我的笔记本电脑还贵几百块。

阅读全文>>

日本游记:日本印象

有幸可以有机会出国旅游,而且第一次出国就去了日本。带我们团的人姓李,我们叫他李さん。旅游期间,多为李さん所述,部分是我所见。这次行程比较短,了解日本的风情、文化、社会当然也浅。

阅读全文>>

日本游记:流水账

其实这次旅游也是比较匆忙的。

因为是早上的飞机,凌晨就要出发去机场了。所以去之前,联系好了出租车司机。另外工作上的事也发邮件交待一下后事。不过按惯例,是我负责的事情,回来后还是由我来负责。

11号那天凌晨4点半不到就起来了,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就搞定。坐出租车,顺道带了另外3个同事。到了机场,和其它同事还有领队会合。除了我们公司的同事,还有一半人是其它游客,这时发现只有2个人是拿背包的,其它的人都是拿箱子。 没有从南宁直达日本的飞机——或者说,我们不这样做,而是先飞到上海,下午再飞日本大阪。上午飞到浦东机场,发了午餐券,共80块,于是吃了有生以来最贵的午餐。然后是无聊的等待时间,上厕所、上网、打瞌睡。按下不表。

出了境,所有的同事兑换的钱凑在一起去换日元,我换了1万,RMB大概是630块,机场有点小贵,早知道就先兑好钱了。接着又是等待时间,周围疏散坐着看上去日本人的人,有的玩手机,有的打手机,有的看平板,男的都是西装革履的,不过,心里总感觉他们像是某些影视作品中的某些场合的某些人。晚上8点登机,飞机晚了约2个小时,广播又不说是什么原因。到大阪时,北京时间已是10:30,然后办入境手续,只见日本本国人十分顺利畅通地回国,而大批的外国(更准确地说是中国)人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外国,也能看到我们龙的传人的身影。因为那个表上只填写了日本某街道的地址,没写明酒店名字,有个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不断指着人群手中的表格说“hotel name”,我们又请教领队怎么写,有的同事没写过日文,把“り”写成“11”,不过,谁在意这些细节呢?搞完后坐车去宾馆,日本导游和我们同一辆车,因为还有人在另外一辆车,导游也没多介绍。到了宾馆,日本导游自我介绍姓李,我们叫他李さん,华人,来日本20多年了。李さん讲解在日本吃住行等方面的事情,比如,在日本,水是可以生吃的。此时,当地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于是匆忙洗澡睡觉。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我的第一次异国之眠献给了日本。

次日,比较早就起来了,在异地睡眠质量一般不好,即使很累,也没有睡得很好。虽然昨晚(准确说是今天凌晨)导游说可以直接装水龙头的水来喝,但我还是不放心,还是烧开水喝。早餐和国内旅游时吃得差不多,馒头、饭、粥什么的,还有日本的特产:鱼片(在后面的日程里,几乎天天早上有鱼片吃)。

8点钟坐车出发,去大阪城公园。据我观察及导游的介绍,日本的司机有2个特点:一是年纪稍大,二是主动装卸旅客的行李箱。把行李箱直接放到地上,司机就会把你的行李放到车里,到了宾馆,再把行李箱从车里拿出来放到地上。在路上,李さん说了丰臣秀吉等历史名人的事迹,可惜我对日本历史不感兴趣,也没做功课,听得不像有个对日本历史有了解的同事那样津津有味。

随后去了道顿堀,我们只逛了一条小街。我感觉像是桂林的中山路,基本是买东西一条街,东西不是很有吸引力,没什么人下手买。 然后坐车去衹园,路上导游说电影《艺伎回忆录》在这里取过景,可惜,我没看过那部片,不然,就可以看看到底在哪里取的景了。在衹园,印象深刻是真正看到日本的艺伎(我一直写的是“艺妓”,后来才发现自己错了),身穿着鲜艳的和服,化了浓妆,脸涂得很白,估计晚上出来可能会吓人。由于胆小,又没单反,只能偷偷地拍了几张照片,以作纪念。第二个印象深刻的是日本导游一直说的抹茶,我们几个同事买了喝了,除了有点苦外,没其它的感觉。后面又买了抹茶冰激凌,权当是解渴吧。第三个印象深刻的是在衹园找吃的,碰到几个印度人卖咖喱饭,对我们说中文,三哥的口音和电影里的几乎完全一样,我估计我不会忘记。另外,旁边有个金发外国人,在卖肉夹馍,我们几个和他进行友好而简单的交流沟通,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外国人说那么多的英语——虽然不超过5句,虽然我不帮衬他的生意。

我们团有几天是不包午餐的,一般是导游放我们到一个地方,要我们自己找吃的,我们戏称之为“放羊”。——这是我后来才观察总结出来的。

下午,坐车去金阁寺,金阁寺又叫鹿苑寺,据说就是小时候看的动画片《聪明的一休》里的那个寺庙。不过我除了一体和那首歌的旋律外,对动画片里面的寺庙真没印象了。随着游人走了一圈,除了看到金灿灿的金阁寺外,还得了张入场守护纸符。 晚餐竟然是火锅,除了有芥末,其它的和国内差别不大。导游说是担心我们吃不惯地道的日本菜,所以才安排火锅的,这个团的安排还是挺细心的。

因为有比较多的时间在车上,李さん一路上给我们讲日本的生活。虽然我们现在所见所闻的不多,但听当地人讲当地的风俗,还是乐事一件。 第三日,主要在富士山脚下周边逛。 上午坐车去富士山时,远远地看到带有一点雪的山顶,心想,富士山,我终于可以近距离地接触你了。

先是去了平和公园,本来行程是另一个地点的,导游李さん说那个地方不好玩,于是推荐了平和公园。这个公园游人比较多,但比起国内一些景点,还是显得比较有秩序。在这里,终于看到富士山那幅经典照片的拍摄所在地。樱花节已过,但还是可以看到比较多的樱花的。

虽然我一向不喜欢给自己拍照,但为了表示自己路过富士山,还是叫同事帮拍了几张。对于这点,我觉得还是比较有必要的,可惜的是,当年在桂林去象鼻山玩,没并有给自己留下照片,因而决定,在经典的地方,还是要拍照的。

之后去了一合目,听导游说,富士山有十合目,又说日本人一生要登过富士山,但现在只能到一合目,再过去,路被封住了。在一合目,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雪——又一个第一次在日本丢失了。至此,近距离的接触止,步于一合目了。

中午包餐,吃的是寿司,老实时,我吃不惯,特别是生的东西,但又没有其它的可吃,只好当是品尝日本正宗的寿司。 下午到富士山脚下某个小村逛了一下,虽说是农村,但比较我们家的农村,显得干净很多,人也少很多,家畜没怎么见着。或许去的地方不是真正的农村吧。

晚上住温泉酒店,这是那个旅游团鼓吹的特点之一,路上导游也强调泡温泉,温泉水含有什么矿物质,可以干嘛干嘛。但是,泡温泉时身上不能有其它东西,比如衣服。这对我来讲是一个挑战,为了不枉此行,只好舍命了。幸亏去的早,没什么人,只有我们团的几个人。我的另一个第一次,又没了。晚餐也是火锅,比较冤的是我们花了2万日元买了什么船——就是在一个小木船模型上放上虾、海鲜,外加萝卜丝和冰块。这是导游在车上强力推荐的,说什么正宗的海鲜。反正我后面不再打算吃生的东西了。

第四日,主要是去东京。

上午去了深大寺,个人感觉没什么好玩的。

中午去了浅草寺,又是放羊时刻,我那一万日元,就是在这里找开的,也是第一次在这里在自动贩卖机买了瓶水。一瓶水要100多日元,人民币大概6~7块钱,我买那瓶,看上去像冰红茶的样子,以为喝起来很爽,没想到味道真不咋的,完全对不起包装。浅草寺比较出名的是人形烧,导游也一直强调,不过我觉得还是国内的烧饼味道好很多。除了人形烧等吃的外,其它的店铺就是卖扇子、玩偶什么,和桂林晚上的中山路差不多。

下午终于到东京市区了,这里的街道十分干净,路上连垃圾桶也很少见。我有时在想他们想在扔垃圾怎么办,——或者他们境界高:无垃圾,何须扔垃圾。

我们首先去了天皇居住的地方,那条路上很多小石头,小沙子,走在上面,沙沙作响,据说是防止有人偷袭。围墙很高,又有门卫守着,完全看不到里面长什么样子,只能在外面看看,外面也看不出来什么风景来,。导游还向我们介绍了当年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的那个广播的那个喇叭。 后来坐了游艇。

傍晚时分,去红灯区逛一圈,地方叫什么名字忘了,反正就是红灯一条街之类的,据导游说就在政府楼附近,比较大型。在异国,第一次这么明目张胆的对着红灯区的店面——特别是广告牌拍照,心跳竟然微微有加速。

第五日,终于到了最激动人心地时刻:扫货。不过对于我这种水平的人来说,更多的是观摩别人如何扫货。团里有很多人这次来日本的目的就是买东西的。

路上李さん介绍了今天要去的地方,每个地方主要有可以东西买。上午去日本观光公社,这里的日用品和物品比较好,像洗衣球,据说用了这玩意就不用洗衣粉了,还有个洗菜吸收农药的小珠子,还有防止手机辐射的像贴膜一样的东西。但大多数东西真的是太贵了,哥买不起,就买了个洗菜的小珠子。

后面去了个不知名的店,有手表和首饰。手表太贵了,虽然品种繁多,外观吸引人,但掂了下钱包,还是没动心。后来看到有买颈链,看介绍是锗石,李さん说不错,可以防颈椎病什么的,心想,作为IT人,不得不防这些职业病,一狠心,和另外一个同事分别整了一条,3万日元。

接着去秋叶原,我买了些化妆品,无非是些洗面奶什么的。有团友买了很多个电饭煲,一个要人民币好几千块。后来有人带的煲超过飞机免费托运的数量,还让我帮托了一个。

下午去银座,这里基本上是高消费人群的天堂。我也只能做一个过客,匆匆来,匆匆走。后来去了个买电子产品的大楼,去买手表和有耳机。其实我来日本也想整块手表回去,但观察那么多店,没有适合我这种消费能力的。在买东西过程中,发现不懂日语也没什么关系,一般人家都是明码标价的,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不含糊,不像国内,还可以讨价还价;而且还有写着几国语言的牌子,比如有没有银联卡,有没有护照,优惠多少;另外一点,要学会用手势,比如我们不懂手表调表器怎么说,直接用手比划,店员也能理解。有钱去国外买东西,语言不是问题。

第六日,9点半去静冈机场,差不多中午才到,办好登机手续,然后坐等某航回国的飞机,其中用wifi上上网,去小店里逛逛,看看买些什么小物品回去,不必再表。下午差不多该上机时候,广播通知航班取消,日本导游已经完成他的任务回去了,幸亏同一航班的还有另外一个团,人家的日本导游还没走,于是艰难的交涉开始。中国领队通知日本导游,李さん终于又回来了。不知某航的高层领导决定还是中层领导的意思,这次航班消失了,竟然只想安排个晚饭,住宿要自己解决,还要自己坐大巴回市区。我们当然不同意,一直挡着那个某航的工作人员,不让他跑路。其实交涉双方在某方面达不成一致,或者利益没有到达双方认可程度——综观其它事件,个人觉得大概或者可以这么认为吧。交涉过程有五六个看上去是警察样子的警察在旁边强势围观,不时窃窃私语,可惜听不懂人家在聊什么。最后,终于有了新进展:某航同意安排去名古屋机场旁边宾馆住宿,并确定并安排好明天的回国航班,但不包吃。无论如何,总算是有了希望,总算是有了盼头了。去名古屋路程远,人多车少,某航代表是想用一辆大巴就装完所有的人,结果不行,害得我们团被分成两部分人。我们坐等第二辆大巴时,人家机场准备下班了,工作人员都开始清扫了。李さん帮我们几个人买了水和面包,这点让我十分激动又有点不好意思(后来我们几个同事聊起这事,大家都有同感)。后来回到上海,办理转机手续后,某航的工作人员打来盒饭,看样子像工作餐,这也让我们心里好过些,这也让我们搞不懂,在这里,区区个晚餐,对于一个航公司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特别是相对于公司的名誉及客户的感觉。

去到名古屋机场旁边宾馆时,去小店里买了泡面。听说日本的泡面好听,我感觉一般般。上床睡觉时又差不多凌晨了。今天虽然没去什么地方玩,但更累。

第7日,终于在名古屋机场登上了回国的飞机了。其间事情,不表也罢。下午6点,回到了上海,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找某航索赔,终于商讨,每人得800块。办完转机手续,吃完盒饭,坐等回南宁的飞机。9点飞回南宁,半夜到南宁机场,坐大巴到火车站,然后打的回高新区,上床前,开电脑回了个邮件,发了个消息给主管,说明天不上班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此时,已是凌晨1点半了。

后记:公司报完旅游经费,某航的赔偿,加上我们自己买的保险的理赔,经计算,个人此次日本行花了4K人民币。一个月的辛苦钱,除了得到回忆和经历,就没了。

日本游记:准备篇

去日本旅游是比较短时间内决定下来的。 其实我对旅游不是十分感冒,可去可不去,既然是公司的福利,不去白不去——不过前几年,真有同事是因为个别事情去不了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