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表记:上

自从去年买了个表,深深地被表吸引了。今年4月份去日本,一来预算不多,二来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当时没出手,后面经常去海淘网站和手表网站上解解毒。 网上有人说,一个男人一生中要2块表,也有人说是要3块表,理由我也不太懂。其实我想买表的原因比较简单,原来的那个手表看起来不太正式,有些时候撑不起场面,另外一个原因,也算是送给自己的礼物。因为今年刚刚过完最后一个青年(公司的福利,青年可以在青年节放半天假),明年就不再属于青年了。

阅读全文>>

换公交卡记

南宁市7月底就不给公交卡充值了,年底就不给用了。去年开始推行市民卡,看来全面替换是势在必行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不是南宁的市民,但怎么说我一周有五天时间是给公共交通部门做贡献的。所以,办卡也是必然的。

阅读全文>>

又又办了张信用卡

前言: 我在又办了一张信用卡这篇文章最后提到,希望自己的手机不会丢,但可惜,使用了半年时间,还是丢了。

最近我又办了张信用卡,主要是去信用卡论坛上中毒了,被论坛上那帮卡神深深地传染了。

其实我手头上已经有2张信用卡了,双币卡主要是为了海淘或境外消费。而最近又看上了白金卡,对我来说,白金卡的那些权益,我其实也用不上多少,像机场VIP,一年也坐不了多少次飞机,而且也不会没事飞来飞去,根本用不着。而像golf,肯定不是我们这类人的生活圈子。而高昂的年费,对于高品质生活的人来说,肯定不是问题,但我要考虑。经过思想斗争,还是决定搞张来充充门面,于是做调研,发现有几款白金卡是可以免年费的。一款是中信的i白金,另一款是建行的全球支付。本来想申请建行的,但网上填写资料太多太细,像住宅固定电话和父母的单位信息,都要填写,我想过作假,但又担心打电话征信。于是试试中信的网上申请。

7月30号晚上,在中信官网上填写资料(填写的项较少,也简单,连固话也可以不写),第二天就收到短信通知在审核中。8月1号审核通过,通知去柜台面签。本来想当天去的(公司附近正好有网点),但考虑自己的衣着,就不去了,估计穿双破烂的拖鞋不给进门。第二天正好周末,于是刮了胡子,穿双好鞋,背个包就去网点面签。过程也简单,进门说明事由,保安同志(同时也是大堂经理身份)拿了张表给我填写,抄了一段话,签名写日期,拿号排队。柜台MM问了简单问题:公司名称、地址、电话等。然后就说卡会快递到公司,大概需要多少天(没吃早餐,又隔着窗,听不太清楚)。

过了4天,8月6号早上,收到信用卡,而卡面上的“白金信用卡”几个字,的确能充充门面了。

至此,手上一共有3张卡了。对于如何合理使用这几张卡,还要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搬家记

从去年就开始唠叨要搬个新的地方,原因是上班中途遥远,坐车要1个小时。经过几个周末的找房子,终于找到一个地方,于是急忙搬了。 那天看了房子,决定要,就交订金,但身上带的钱不够多,房东说那点钱最多可以顶5~6天,因此就快点搬家。上家房东好说话,提前4~5天告知就搬走了。这次经历,见识了专门出租房的行业,要签合同,合同上还说要住满一年,按时交水电费,还有卫生费、公共电费、电车充电费,等等一大堆东西。总算下来,费用比上家大概少了100元左右。

阅读全文>>

遇偷记

自有记忆以来,被偷的东西不多。第一次比较严重的是高中时候周末去跑步,把钱包放到操场旁边的树上,当时四周也没人,以为没人看到很安全,结果被偷了。那次身份证也被偷了。

阅读全文>>

相约绿城,见证友谊

注:5月份,初中同学高手来南宁出差,与之吃晚餐。以新闻形式记录之。文形于5月份,初发表于校友群里。
相约绿城,见证友谊 [本报讯]

昨天,南宁市高新区软件开发管理处李主任和中铁三十六局柳州分局高局长在绿城中山路一家饭店见面。多年不见的同窗好友亲切地拉起了家常,大家共同回忆了当年在岑溪六中的美好岁月,特别是爬墙到大门旁边吃螺丝粉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双方对今年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展开讨论,就南宁、柳州房价、楼市拐点等问题交换意见。饭后两人争夺请客权,最终高局长抢到买单机会。为响应中央八项规定,带出好作风,做出清廉表率,两人共消费人民币126.85。随后,各自回家,共同走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光明大道上。 (编辑:徐木枫 校对:柳其鸣 实习记者:李迟)

2014年上半年工作随记

眨眼又过了半年。

去年当了一个小部门的副组长,连我,一共4个人,事情比以往多了,加班也多了。今年部门被合并了,事情更多了。从前又做管理,又做技术,很累,曾经一个时间,我心里一直在纠结离开或不离开——在付出和报酬不成比例情况下,一直在纠结,但却没有下定决心。于是,时间又过去半年了。

现在我做回小弟了,有些事不应该管了,就可以当不看见了。其实我还是挺热心的,为了帮同事编译一个库,可以拿电脑回家搞到半夜,也愿意将自己的心得分享出来。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能帮就帮。但渐渐地,我发现性质变了。主要是我的个人原因。

3月份,公司涨了一次工资,但自己认为不合适,于是提出了期望水平——这是我来公司差不多三年的时间里,第一次个人提出薪资期望,因为我一直以为只要好好干,领导就会看到,工资就会提升,但我错了。酒再香,也怕巷子深,也要打广告,你不说,别人是不知道的——不要指望别人主动看到你。后来发现有些应届的同志薪水都快赶上我了(这因为特殊的原因,我用了些技巧,套到了),我心里更不爽了。

另外一点不爽的是某些做法。去年领导一直强调要招精兵,基于这个指示,我所在部门一直招不进人(是的,因为人少事多,我降低了要求,但过不了领导那一关,所以是“招不进人”,而不是“招不来人”)。现在,大部分部门调整了,加上有些老员工渐渐离去,急需血液,于是招的精兵就不再精了。上半年后期,公司一直强调知识体系,说白了,就是教某些人不懂的东西,业务方面的不用说,但连基本的知识也不具备,还要培训。我来的时候没见人培训我,现在变成我去培训别人了。事情也太容易了,这样长久下去,新人会变得很依赖,不能独自干活。

部门领导安排我做嵌入式linux的培训,除了收集和讲解几年前已经很熟悉的东西外,高级的不能讲(新同志听不懂)。在此过程,除了花费时间完成任务,我也学不到新知识。

公司对项目管理加大了力度,不过,还是处于比较混乱状态。某些部门的人不懂技术,也不懂分解,就直接生成了时间表、计划书。为了跟上时代,我也偷偷地借了项目管理的书来学习一下,感觉还是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的。

部门依次来了几个新人,有一个新员工,因为不是我面试的,对于入职这一关不太清楚,反正他就入职了,部门领导安排我带新人,教新人。不过,我一开始问几个问题就知道水平了。结果证实我了我的判断,一个月后离开了。后面又来了一个要我带的新员工,我参与了面试,不过,有一个地方我不太满意的,我问他编译过什么开源项目,怎么编译(经典的“三步曲”),他直接回我“不是大问题”。我问这个简单的问题是因为公司现有的很多新员工是不懂的,我要了解这个同志的实际操作水平。但他的回答我不满意,如果实际做过,直接回答做过的东西就行了,不能说那些太虚的东西。正因为此(其实还有薪资水平有原因),后面安排任务时,除了和业务有关的以外,也不做太详细的讲解了,让他自己去做,反正“不是大问题”。

这半年大部分时间,我坚持“不主动,不拒绝,不承担,不负责,不加班”的原则。

“不主动”,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些事,不是我该干的,我不会去想,不能太热心肠。我不会主动去帮助一个薪资水平比我多三成的人解决属于他负责的问题的。以前我的态度是我干多少活,应该拿到多少工资。现在的态度是给多少工资,干多少活。

“不拒绝”,人在公司,身不由己,领导安排的事肯定要做,难一点的,就说明难处,延长期限。

“不承担”,有些事本身不是我搞出来,硬要我背,肯定不干,如果有些影响很大的事情推到我身上来,这显示得我太重要了,重要到可以影响到公司(某个事情的确有推到我头上的意思,但领导一开口,我就拒绝承认)。

“不负责”,有些任务按模块划分,是我负责的的模块,做好就行了,其它的不管,管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行了。

“不加班”,能不加班的坚持不加班,加班又没加班费。

坚持了这些原则后,感觉睡觉安稳了,也不用想太多的事了。

说实话,这半年来,感觉自己一直在忙,但好像没学到什么新知识,没什么进步。

2014-05-16 部门例会牢骚记

这次会议的时间比以前任何一次都长——实际上,自从部门合并以来,一共也就开了3次部门例会。 会议主要是回顾之前的工作,还有部门岗位划分以及流程整理。 3、4月的部门评分很低,可以认为是“差评”,对于公司部门之间评分以及高级领导对部门的评分的做法,不说也罢。其中有一点,是知识体系的评分,我觉得这个本身十分扯,更扯的是,公司领导竟然因为“看不到部门人员的知识体系”而将此项评为0分。我不觉得领导会听我讲ELF格式,讲PPS、SPS,我也不觉得领导会知道ELF这个东西在嵌入式的重要性而看到我对它有了解从而对我的知识体系加分。如果领导一定要看到知识体系的效果,我还是直接学习UI然后改善UI响应速度,改善UI的界面效果,这样效果更直观更容易看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