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董事长喝茶记

某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早早起了床,骑着破电驴去西大东门那边的超市与大妈大爷们抢早晨便宜的鸡蛋,顺便买米,买油,还买了豆豉、辣椒。因为老妈从家里带来了很多蒜, 正好做豆豉辣椒酱。回来后,拨蒜剁椒炒豆豉,正放着料酒,手机响了,是陌生电话,响了很久,接听,原来是王董事长,先是问好,再问我住哪里,吃没吃饭,接着说找我喝茶。我欣然答应。辣椒酱就让老妈代劳了。

阅读全文>>

2018年第34周周记:第一次辞退人

周一辞退了一个测试人员,入职有2个月了,我断断续续指导,包括如何写邮件,写文档,写测试用例,做事方法。后面将其交由另一个测试人员带,但还是达不到要求,于是我向CEO请示辞退掉。辞退之前,评估过当前测试任务,一个测试人员可以承担得起。 关于员工转正、辞退流程,很早交待行政去写流程了,上周给了一个从百度抄来的流程文档,不符合实情。这方面的事,我后面就不管了。

阅读全文>>

8.26带娃日志

这周遇到习俗节日,难道一次的双休。 周六上午9点多,拿水瓶,小毛巾,还有一块面包,和大锤去唐山路文玩市场,本来是想买石头了,想想没什么时间,就没买。抱着大锤逛了一圈后,就原路返回到友爱法治广场,恰好社区贯彻十九大搞文艺活动,唱歌跳舞,而旁边树荫下又有游玩的地方,就和大锤玩,到11点多,大锤困了,就坐在石凳上抱着他,到12点多才醒。现在的大锤,基本上一天要睡2次。路上喂他吃面包。回来后,老妈刚好在喝粥,就和大锤一起吃。

阅读全文>>

8.19带娃日志

大锤还是持续出汗,上周加了医生的微信,然后聊了一下,开了个方子,抓了5付药,花了80多块钱。周一、二、三,是老妈陪大锤睡觉,其它时间则是我陪,有天早上老妈说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我知道,陪小孩睡觉,很辛苦。大锤越来越顽皮了,有次抓决明子随手撒,一边撒一边笑。可是依然不愿开口说话,教他玩游戏,跳舞,叫他扔垃圾,都能听懂。老婆哪天回来听到大锤只会喊“爸”,估计又要发脾气了。

阅读全文>>

2018年第31周周记:8月计划

这周主要是小组内的7月份总结,还有小组的8月计划,计划来回改了几个版本,在周四时终于确认了,组长和CEO开会讨论通过了。不过,后面还是可能会变更了。再说吧。

其实做计划是件很难、很麻烦的事,以前工作时最怕就是做计划,因为往往不能如期完成。

组长会议上,CEO跟我们分享了几点。
遇到陌生理论时,要从问题入手,每次踩坑,都当成积累自己能量的机会。
不同年龄承受的东西不同。
组长要学会放权,现在是小组组长,但要把自己当成大leader。
除了技术能力,还要学会带人,事情有轻重缓急。
成功靠什么?一半努力,一半福气。

8.12带娃日志

最近南宁天气比较闷热,时不时下雨,出大太阳,大锤晚上睡觉出非常多的汗,到凌晨2、3点也还有,周三老妈带去附近药店门诊问医生,说要开什么药,但语言不通,就没买,周五晚上,我们仨再次去买,大锤一到门口就开始哭,周一早上打预防针时也大哭。只好我一个人进去问医生了。医生说是脾虚,开了宝儿安颗粒和几包泡澡的药。一共86块钱。洗了2天,下半夜的汗少了。陪小孩睡觉时,不能沉睡,每次醒都要看看肚子有没有露出来,有没有出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