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锤2周岁了

老婆趁区庆回南宁,又请假一天,陪大锤过生日。老妈一直想按农历给大锤过生日,我综合考虑,还是按新历。早上7点半多,我去附近社区医院取号,然后回来,和老婆、老妈陪大锤去体检。大锤身高指标不错,就是语言和大运动发育落后一点。特别是语言,已经2岁了,只会叫“爸爸”、“妈妈”。由于老妈不会说普通话,只好普通话和家乡话轮流讲。体检结束后,我就骑车上班了,由于不用抽血,比较快,到公司时,差不多9点钟。

阅读全文>>

广西60年区庆记事

今年广西成立60周年,六十一甲子,庆祝活动非常隆重。街道干净整齐了许多,路边变电箱也画了涂鸦,高楼大厦灯光辉煌,商场和路口都有大屏播放庆祝节目。为了迎接区庆,放假2天。公司也放假两天,有点让我意外。连着周末就有4天假期了。

阅读全文>>

我在外包的日子4:谈需求

之前与甲方公司老总约了几次,终于等到人齐了,我和产品经理一同去那边谈需求。主要还是产品经理在讲,我在旁边,根据需要补充点技术上的东西。

后来又去了一次,我和产品经理,还有后台工程师,三个人一起。

总结起来,甲方基本上不管技术的实现,只管产品体验和功能是否合适,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达到什么样的功能,只能边做边改。

我在外包的日子1:前言

很突然,我竟然也会选择去外包公司。当然,以现在的年纪,现下的时势,做什么已经无所谓了。

与以往一样,记录在外包的日子,还是为了回忆。否则,忙来忙去,却没有半点片段留下,那就真的是往事如风了。
按以前的习惯,写一个系列都是等一切结束后再着手,但这次换了思路,按流水账的形式写下来。未来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确定。

当然,行文还是根据实际情况做修改,有时可能会进行虚构。

李迟 2018.11.23 周五

与前同事培哥夜宵记

上月下旬,培哥叫我去他玉林老家参加他的婚宴。一来带小孩,二来路远钱少,就没去。但跟培哥说请夜宵,我当面给红包。

昨天约了今晚去,反正我一直放大假没事做,就去了。还是老地方——南铁,跟很多XLW旧同事都是在那里吃夜宵的。我们聊了很多东西,结婚,房子,工作,等等。

培哥现在干得不错,在XLW,做FPGA的就他和森哥两个人,已经有7年了,是核心骨干了。当年还在中山路时,跟培哥加班几次班搞FPGA,最晚一次是凌晨3点钟。与他不同,我做的东西就相对比较杂一些,从linu内核底层到网络,都接触了。后来发现技术和工资似乎到了天花板,就辞职了。但一年多,公司就变成这样了。

由于明天培哥还要上班,到10点多就散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