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外包的日子1:前言

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现在公司发生的事,这么久都没能正常运转。我也非常舍不得现在的团队。公司未拿到营业执照时我已经与CEO和CTO见过面了,虽然后来CTO因科研项目没有继续留在公司,但团队气氛依然很好,可能期待前途。我也希望藉此实现买房梦想。经过一年多的时间,CEO比较信任我,让我有舞台施展自己的能力,——无论是在管理团队上,还是技术,甚至公司基础软件环境,我都尽力去做,当成自己的个人事。另外,团队也过了磨合期,沟通成本慢慢下降,研发气氛逐步上升。哪怕是晚上加班,也似乎没有倦意。这一切,现在已经没有了。为了养家糊口,我找了个外包公司的工作。但我认为只是一个过渡阶段,待CEO东山再起之日,便是我投奔之时,继续主顾之情。

阅读全文>>

与前同事培哥夜宵记

上月下旬,培哥叫我去他玉林老家参加他的婚宴。一来带小孩,二来路远钱少,就没去。但跟培哥说请夜宵,我当面给红包。

昨天约了今晚去,反正我一直放大假没事做,就去了。还是老地方——南铁,跟很多XLW旧同事都是在那里吃夜宵的。我们聊了很多东西,结婚,房子,工作,等等。

培哥现在干得不错,在XLW,做FPGA的就他和森哥两个人,已经有7年了,是核心骨干了。当年还在中山路时,跟培哥加班几次班搞FPGA,最晚一次是凌晨3点钟。与他不同,我做的东西就相对比较杂一些,从linu内核底层到网络,都接触了。后来发现技术和工资似乎到了天花板,就辞职了。但一年多,公司就变成这样了。

由于明天培哥还要上班,到10点多就散场了。

11.14带娃日志

昨夜凌晨近1点,老妈说大锤身子发热,贴退烧贴,同时拿温水泡毛巾擦手脚。大锤哭闹不肯睡床,不肯喝水,要人抱,也不愿睡,应是不舒服原故。老妈抱近半小时,换我抱,渐静近睡,抱到厅小床睡觉。近3点又闹,老妈抱回房。

阅读全文>>

11.12带娃日志

早7点20闹钟响,起床。煮粥,冲奶粉。7点半叫醒大锤,喂奶和AD。粥熟后,用背带背大锤出门,拿袋子,带玩具。去社区医院打百白破,入门不哭。未上班,取号为第一号。8点15始叫号。拿表签字,背着打左上臂,哭,打完下楼在附近停留以观察。

阅读全文>>

11.11带娃日志

今天7点多,李大锤醒,哭,起来冲奶粉,喝时煮粥。吃完,带大锤去超市买米,鸡蛋,扇骨,小鸡腿。回来后喝粥,后带雨伞水杯,背包,和大锤去唐山文化园。路过社区医院,讲要打针,未入门已哭闹。

阅读全文>>

11.10带娃日志

早6点半起,煮饭,煮粥,煮鸡蛋。7点多老妈醒,收拾东西。7点半叫醒李大锤。后喂奶,吃饭。8点10分出发火车站,背包,带背带,尿裤,水,粥,鸡蛋,玩具。电动车停站外,安检,取票,进站,上车。9点多到东站。走转乘楼梯入站,工作人员未严格检票。

阅读全文>>

南宁自行车骑行卡退卡

2016年6月中旬,到桂林银行办了一张骑行卡,同时也是银行卡。之前在5月份时,到派出所办了暂住证,因为办骑行卡要用到。
办卡后,就经常骑自行车,距离不远的地方,去火车站,上班,等,都优先选择。不过也有不好的体验,有时还车点满车了,或没电了,或坏了,就要换一个地方。今年发现,很多地方已经没有了,但押金还有400块拿不出来,就计划着退卡。
退卡要提前一天打电话预约,而且周末不办理退卡业务。恰好最近不用上班,昨天就打电话预约,早上骑电车去建政路桂粮大厦二楼办理。去到那里时,只有一个大叔在办理,所以速度比较快。一来一回,用不到半小时。